http://www.cn-im.cn

  •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行业资讯 >
  • 外媒:机器人加速融入人类生活

      综合外媒报道,机器人正在加速融入人类生活,它们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人们的企业生产、日常生活之中。

       “弱鸡机器人”成为新潮流

      据《日本经济新闻》3月14日报道,不大能干、呆头呆脑的机器人正大受人们欢迎,开发者管它们叫“弱鸡机器人”。在人工智能全盛的时代,“弱小”反而变成优势。这是为什么?

      一个直径超20厘米的软布球在地板上旋转。它有鼻子和尾巴,溜圆的眼睛转到记者这边后,会发出嗲嗲的独特语音来打招呼。它就是由丰桥技术科学大学教授冈田美智男和松下公司联合开发的机器人“NICOBO”。

      NICOBO不会清扫,也不会做饭。它带有摄像头和感应器,可以识别人脸,被人抱住时也会作出反应,不过只能说“喂”“嗯”这样的简单语句。松下公司NICOBO项目主管增田阳一郎说:“与弱小无助的机器人一起生活,人会生出优越感。”

      这个机器人明明是个机械装置,却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帮助它。过去受欢迎的宠物型机器人被制作得外形像狗狗,可以让人产生移情作用。新的机器人外形却平凡无奇,特点就是弱小。

      松下公司为将这款机器人投入实用,在众筹网kraudfandingovoy平台上给出了35800至39800日元(约合327至363美元)的售价。不到7小时,产品就筹集到了1000万日元。从2022年3月开始,购买者就会收到产品。公司还在考虑将其推向大众市场。

      为什么这类机器人会畅销呢?那是因为老龄化和城镇化导致独居人士越来越多。加上新冠疫情蔓延,也有一些人因远离职场和朋友而陷入孤独。但是仅仅用“有疗愈作用、能缓解寂寞”的说法还不能完全解释得通。

      开发意图中隐含着某种启示。冈田教授过去就开始研发需要人帮助的“弱鸡机器人”,比如自己捡不起来垃圾的垃圾箱型清扫机器人,在人行道上分发纸巾却动作迟缓的机器人。他一共制作过30种机器人。

      用上述两种机器人进行试验后发现,人们会自己将垃圾捡起来,或者主动靠上前去接纸巾。它们身上丝毫看不到以超级强大力量拯救人类的“强大机器人”影子。

      冈田教授的想法已经达到了某种境界。他指出:“机器人越是优秀,人们对它的要求就越高而且变得越傲慢。可面对弱鸡机器人,人们就会产生关心和体贴他人的心理。”

      现在弱鸡机器人走俏,与其说是让人耳目一新,不如说是因为人们心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对他人宽容或者愿意利他的人可能增多了。从事机器人开发的初创企业“GROOVE X”研发出的超萌机器人“LOVOT”也很受欢迎。公司经理林要介绍说,研发这款机器人的目的就是“让拥有者更温柔”。

      在与他人的关系这点,新冠疫情蔓延带来了变化。受病毒威胁,人们切实感受到支撑社会从业者的不易,愿意对周围人予以体贴的心理陡增,希望关心周围人的情感也转移到物品上面。以往一切依赖先进技术的心态发生变化后,人们对待机器人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这并不奇怪,只会服从指挥和命令的机器人抓不住人的心。

      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突飞猛进,很可能让大家因担心人的尊严受威胁而抵制尖端技术。使用者的心态会对技术普及产生影响。如果展示弱小能发挥出缓和人与尖端技术矛盾的作用,那它将成为今后技术研发的新潮流。

      “弱小”变成优势的情况正在出现。冈田教授等人开发的“NAMIDA”机器人如果被放置在汽车驾驶座旁边,其视线就会时不时地转向前方的弯道、行人和红灯。虽然其球形身体上只有两只眼睛,但它可以产生很大的效果。

      与带有强加于人感觉的汽车语音导航不同,NAMIDA以视线来显示方向。在试驾中带上它后,司机纷纷给予好评,认为“更容易知道前进方向,可以预先做好心理准备”。它的弱小无助感让司机愿意跟它合作,进而使其发挥出超越语音导航的作用。

       “协作机器人”探索新领域

      另据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3月21日报道,“协作机器人”正在寻求征服新的领域。与人类同事并驾齐驱,它们已经是许多工厂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现在,它们正寻求迈向新的高度:征服那些它们的存在仍然属于奇闻的部门,并大规模进入中小型企业。

      “协作机器人”专为执行重复性和低附加值的工作而设计,它们在汽车工业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但是现在,它们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其他生产制造活动中,例如食品和药物生产等。丹麦优傲机器人公司(工业协作机器人制造商)在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分区经理霍尔迪·佩莱格里指出,“协作机器人”在小型工厂中的应用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不那么新鲜了。这种技术正在“呈指数级增长”。西班牙在“协作机器人”应用推广方面表现得相当不错。具体来说,根据西班牙咨询机构阿尔特兰公司的数据,在工业机器人的应用方面,西班牙在欧盟排名第四,仅次于德国、意大利和法国。

      拥有这种类型的机器人优点之一是,通过使那些人类无法提供“太多附加值”的重复性工作流程自动化,企业可以在成本上变得更具竞争力。机器人在这些工作中发挥了主要作用,因此人类员工将可以专注于执行更具创造性的任务。这有利于生产率的提高,以及将更多的资源投入研发和寻找市场上的其他趋势。

      这些“协作机器人”会破坏就业吗?佩莱格里认为不会,仅凭一项数据就足以解释这一点。佩莱格里说:“失业率最低的国家恰恰是那些平均每个居民拥有工业机器人数量最多的国家,例如韩国和德国等。”在这些国家,就像在西班牙也应该出现的情景那样,要做的不是在人类员工和机器人之间进行选择,而是在两者之间实现协作。

      “这有助于在这个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提高竞争力。”阿尔特兰公司的研发事务负责人米格尔·阿霍纳指出,协作机器人“始终应该与人类员工合作,尤其是在生产流程的最后阶段”。

       “机器人集群”走向网络化

      此外,德国《商报》网站3月15日报道,德国巴伐利亚州埃朗根市的科研人员研发出用于清洁工作的机器人,而这种新的清洁机器人相互间还能不断交流并学习新事物。专家们在服务业领域看到了巨大潜力。

      人工智能是机器人技术中最重要的趋势之一。然而,不仅单一机器人变得越来越智能,未来还应将整个机器人群体相互连接,让它们相互交流知识并在此过程中学习新事物。

      例如清洁机器人。借助集群知识的武装,它们的工作效率将更高。医疗技术集群——埃朗根医谷中心与初创公司Ceus共同研发了这种清洁机器人。Ceus公司总经理拉法埃尔·查孔指出,未来属于移动机器人集群。“许多人甚至还不知道,有什么是可能的。”该技术有“巨大的潜力”。

      服务机器人是机器人行业未来的巨大希望之一。“我们认为,专业和个人服务机器人的销售额都将继续强势增长。”国际机器人联合会主席米尔顿·盖里表示。

      例如,全球用于物流、医药和家庭的服务机器人的销售额超过110亿美元,增长率达到两位数。新冠疫情可能加速机器人的发展趋势。现在,许多医院都使用消毒机器人。

      在医疗技术集群研发出清洁机器人丝毫不奇怪。机器人已经在医学中使用了多年,埃朗根医谷创新经理萨瓦·萨夫切夫说。例如,最先进的传感器和图像处理也投入使用。他说:“我们注意到,人们能在其他领域广泛使用机器人。”

      有一个领域特别适合。“我们自己已经知道的太清楚了:楼梯清洁特别贵,而且还特别累。”埃朗根医谷业务经理马蒂亚斯·希格指出。实际上,集群的主要任务是出租空间并帮助建立网络。“然而,它吸引我们与其中一位租户一起研发一些东西。”

      联合研发的清洁机器人将在今后首次使用。“它们是相互联网并共享工作的小型单元。”希格解释道。例如,有专门用于吸尘和擦拭的单元。它们能够相互协调,比如当拖把机器人看到最好应先进行真空吸尘时。

      另外,例如当通道被阻塞时,机器人可以通知群里的其他成员。所有机器人都可以访问公共数据库并采取预防措施。

      在德国,许多公司都参与了服务机器人技术。例如,柏林初创公司Insystems与生产照明设备的Boos Technical Lighting公司合作研发了一种移动消毒机器人。新冠病毒是影响数百万人的全球性问题。为了最大程度地减少由病毒和细菌引起的感染并保护人们,伊尔默瑙技术公司Metralabs向市场推出一款Sterybot消毒机器人,它具有快速有效的UV-C辐射的表面消毒功能。在该行业,像Arculus这样的公司正在推动移动机器人的研发。

      德国机器人联合会主席赫尔穆特·施密德表示:“有些机器人集群已经具备了智能能力,能够处理复杂的运输订单。”

      目前,许多机器人制造商正致力于人工智能的整合。“经典编程在机器人技术领域迅速达到了极限,这恰恰是因为机器人与物理世界在互动。”慕尼黑工业大学下属的创新创业孵化器——应用人工智能倡议总经理安德烈亚斯·利伯说。因此生产商更多地使用基于人工智能系统进行对象识别、规划或移动。他说:“这一趋势将继续增长。”

      希格坚信,未来属于联网机器人集群。

      他说:“在5到10年内,人行道上的移动自主系统将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例如运送包裹或比萨饼。”


    日本“GROOVE X”公司的机器人“LOVOT”。(资料图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