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n-im.cn

  •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行业资讯 >
  • 探访宁德时代总部:“首富”曾毓群和他的万亿电池帝国

    作者|陈弗也 编辑|李超仁

    出品 | 棱镜·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赌王”——在5月初短暂成为香港首富后,宁德时代老板曾毓群被贴上了这样的标签。

    这缘于美团创始人王兴在饭否上的一条消息:一位宁德时代早期投资人第一次去曾毓群办公室时,被墙上“赌性更坚强”的字画所震惊,这位投资人问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曾毓群正色回答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王兴的故事,只对了一半。

    宁德时代内部人士向作者解释,曾毓群之前的老板喜欢打麻将,别人送给他一幅“赌性坚强”的字画。曾毓群看到后,觉得很有意思,就想拿走,但是被老板婉拒。老板说,这个字不够深,要送他一幅更好的,就是后来的“赌性更坚强”。

    老板告诉曾毓群,打麻将是小赌,做新能源事业是大赌,对洞察力、分析能力、资源调控能力都有很高的要求,这跟打麻将有一定的相似之处,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牌,有时自己是一手烂牌,要想打出好牌,就要做好资源调配、排列组合。

    一辆新能源车,电池成本占据三到四成,尽管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商、正在给全球几乎所有主流车企供货,但与整车品牌相比,处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中游的宁德时代,一直并不为大众所熟知。

    在资本市场,他们却早已是宠儿,2018年上市以来,宁德时代股价增长了10倍,2019年11月至今,更是从约70元/股上涨到了约400元/股,市值触达万亿。

    但是,这家站在产业链顶端的企业,也正面临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挑战。LG化学一度超越他们,登顶动力电池市场占有率第一;宁德时代主打的三元锂电池备受“易燃”争议,有媒体统计,2019年3月到去年12月,国内发生了36起电动车自燃事故,其中33起事故涉及三元锂电池。

    更具威胁的是,一些传统车企已在自建电池产业链,工信部曾发布的白名单制度也已取消,没有政策保护的宁德时代,将与LG、松下等外资电池巨头直接碰撞。

    财富与挑战,向来低调和神秘的曾毓群,在成为“首富”后,被媒体推到了前台。与宁德时代如今的产业知名度和其所有者的巨额财富不相匹配的是,公开资料中,关于曾毓群的发迹故事并不常见,人们只知道,他1968年出生在福建宁德的一个小山村,家境贫寒,曾在外企工作,随后回乡创业,从消费电池到动力电池,一飞冲天。

    5月份,作者探访了宁德时代总部和曾毓群宁德老家等多地,希望能够找到这位“动力电池大王”和他的万亿帝国背后更为丰富的一面。

    最喜欢令狐冲

    宁德位于福州市北部,与浙江温州相邻,2009年才开通铁路。曾毓群出生的山村距离宁德市区直线距离并不远,但由于多为绵延山路,从市区开车过去,需要一个半小时,最后一段路程,仅从山脚沿着一条新修的盘山公路进村,就需要半个小时。

    30多年前,曾毓群就是从这里走出求学,得益于他对家乡的贡献,政府在两年前将盘山公路修到了他的村口。

    这个海拔200多米的山村并不大,周边被葱郁的林木环绕,只有几百户人家,村民多是基督徒。曾毓群的父亲是当地一个普通农民,只在村委当过会计,如今已经九旬高龄,依然居住在几十年前建造的一幢低矮祖屋里。

     

    曾毓群出生的小山村,曾经十分贫穷,如今不少年轻人去宁德时代工作,带富了村庄。作者拍摄

    在谈起曾毓群时,村民最多的评价是“聪明”。1985年,家境贫寒、兄弟姐妹众多的曾毓群,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

    曾毓群的一位亲戚告诉作者,当时曾父让他下地干活,结果没多久,曾毓群的手掌就磨出了水泡,父亲问他,是想读书还是想种地,他回答说,想读书。

    1989年大学毕业后,曾毓群被分配到了福州一家国企,这在当时是一份非常体面的工作,但是没多久,他就辞职去了东莞,加入外资企业新科磁电厂。该位亲戚向作者回忆,这个选择曾让他吃了一惊,但如今看来,也说明他“不安分,不拘泥于外界对他的看法”。

    曾毓群喜欢武侠小说,是一个金庸迷。“Robin(内部员工对曾毓群的称呼)不喜欢乔峰,太正派和霸气外露了,也不喜欢张无忌和郭靖。”一位宁德时代内部人士告诉作者,“他喜欢的是令狐冲,不走寻常路”。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许多武林高手为了成为天下第一而走火入魔,但令狐冲则是亦正亦邪的代表人物,武功极高却从不在意排名。作为当下最热门行业产业链上最重要公司之一的掌门人,曾毓群极为低调,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可寻的极少数访问中,他也只是只言片语。

    1999年,是曾毓群人生的一个重要拐点。彼时,已经是技术总监的曾毓群,在东莞新科磁电厂已工作10年,他决定创业,进入电池行业。

    当年,曾毓群和一帮前同事在香港注册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ATL),依然在东莞建厂。他们预测,手机将会成为市场主流,为手机厂商提供轻便安全的聚合物锂电池蕴藏着巨大商机。

    曾毓群出身工科,电池并非主业,是在后来才逐渐开始对电池进行研究。2001年,曾毓群从华南理工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系获得硕士学位,5年后,又从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凝聚态物理专业获得博士学位。

    在ATL早期,他们引进了美国贝尔实验室的聚合物锂电池技术,这在当时是一项全球领先的技术,但一直没有产业化,ATL将其实现产业化后,2004年,成为苹果公司供应商。

    彼时,比亚迪开始研发双模电动汽车、特斯拉刚刚创立,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的落地,已经出现萌芽。

    把公司“绑”回来

    正是在ATL拿到苹果订单的2004年,曾毓群和他的团队,引起了宁德当地官员的注意,时任宁德市蕉城区政协主席的钟家尧,是第一个想将曾毓群招商回乡的人。

    钟家尧在接受宁德当地媒体采访时曾回忆,当年,政协委员吴培昆找他聊起了宁德人在外办厂的事情,说有一个叫曾毓群的年轻人正带着一帮宁德老乡在东莞打拼,做的是电池生意,自己的儿子吴映明正好也在那里工作,很有前景。

    蕉城区是宁德市委市政府所在地,但经济总量不大,在全市各区县中只排在三四位,招商引资是当时的一项重要工作。钟家尧曾在曾毓群出生的那个乡镇担任镇长,与曾父相识,于是,在当年12月,他就带队前往东莞游说。

    这一度令曾毓群非常为难,因为他们是一家科技企业,有不少外籍专家,而宁德这座小城,当时连外文报纸和电视都没有,曾毓群担心那些外籍专家不愿意去;同时,当时的ATL已经是一个拥有上千员工的企业,很多人已经在东莞安家落户。无论是营商环境还是硬件设施,东莞都要比宁德好很多。

    不过,在进行几轮沟通后,曾毓群最终还是决定回乡。2008年3月,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并于3年后建成投产。

    “Robin是以辞职来要挟,把公司给‘绑’回来的。”一位宁德时代内部人士对作者表示, 曾毓群的乡土情结非常强烈,想为家乡做点事,但不愿只是捐钱捐物,只有搞出一个产业,才能真正造福家乡,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新兴行业,他们对区域、周边产业结构要求不高,回到宁德并非不可能。

    出于谨慎考虑,最开始曾毓群只选择了在宁德建几个厂房,总部和主体仍留在东莞,实际上,他们至今还在东莞保留了一些业务。

    2005年,作为科技人才,曾毓群获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但在回乡重新起步后,他主要生活都放到了宁德。

    曾毓群的一位亲戚告诉作者,这些年,已经是亿万富翁的曾毓群时常会回山村老家,和父亲一起住在那幢低矮的祖宅里。几年前有次农忙,曾毓群正好回家,长辈们就给了他一个扁担,让他去地里挖地瓜,他说,自己很多年没有下地干活了,挖不了太多,但还是挑着扁担去了。

    “这里的沥青路,路边的水道、围栏,都是毓群出钱修的。”这位亲戚指着曾家祖宅边一幢灰白色相间的别墅对作者表示,这是前两年曾毓群给家人建的,目前尚未入住,村民们都认为,等他退休后,会回到这里,一起打麻将。

    超级造富机器

    在曾毓群老家,很少人能预料,他可以把宁德时代做到今天这个规模。一位了解宁德时代的当地人士告诉作者,最开始,当地政府认为他们带来的产值也就两三个亿。

    在福建,小城宁德的GDP常年位列倒数,一直以来,当地的产业主要是生产电机和电器之类的中小工厂,产业链短,没有集群效应,更没有龙头企业。为了支持宁德时代的发展,政府做了不少工作,用当地官员的话说,就是“要什么给什么,能给的都给”。

    上述人士向作者介绍,宁德时代刚成立时,销售规模不大,为了帮助其打开市场,福建省工信厅还带着他们去拜访包括东南汽车和厦门金龙这样的本地车企。后来,厦门金龙成为了宁德时代前五大客户,2005年,厦门金龙作为第二大客户,采购金额达到8.9亿元。

    帮助宁德时代留住专家和人才也是重要工作,为此,宁德政府制定了一系列人才优待政策,一些专家甚至可以在当地享受到厅处级干部的医疗待遇。

    宁德时代逐渐发展成型后,宁德当地开始围绕宁德时代打造上下游的产业集群,积极招商引资,招来了约70家配套企业。2018年,由于宁德时代的关系,年达产产值超过300亿元的上汽集团乘用车项目也落户在了宁德,该项目是福建省设计产能最大的新能源乘用车生产项目。

     

    宁德时代内部的光储充检智能充电站,集光储、检测、充电三大作用。作者拍摄

    目前,仍有很多企业想来宁德投资,但是鉴于当地地形复杂、沿海多滩涂,已经不太容易拿出平整的土地供应建厂。

    根据宁德时代2020年财报,他们目前共有研发技术人才5592名,包括127名博士,1382名硕士,其中大多都在小城宁德工作和生活。

    “之前,宁德连个像样的五星级酒店都没有,供应商来参观、参会时,会觉得住得不舒服。现在,万达广场的嘉年华酒店已经建好了,那是一座五星级酒店。未来不久,还会在宁德时代附近再建一座五星级酒店。”上述人士向作者介绍,宁德经济较落后,但在闽商文化熏陶下,当地人更倾向“当老板”,就算跑出租、摆地摊也不愿意打工,现在,很多人愿意去宁德时代打工,并且为了适应公司要求都在提升自己能力。

    “我们员工在本地的形象都挺好的,找对象时,跟公务员的待遇差不多。”一位宁德时代内部人士告诉作者。但她也感叹,本地人对宁德时代是又爱又恨,爱是因为促进了当地发展,恨是因为推高了当地房价。该员工五年前来宁德时,房价才5000元/平米左右,现在一些好的楼盘已经超过了2万元。

    这与宁德时代员工的收入水平有直接关系。宁德时代2020年财报显示,其母公司的两万多名员工,年平均薪酬达到11.7万元。这个收入在大城市或许平常,但对于人均可支配年收入仅有3.7万元的宁德来说,已经十分可观。

    许多宁德的普通人,正享受着当地拥有一家大型企业所带来的红利和烦恼,而宁德时代的“元老”们,早已集体暴富。

    2018年6月,宁德时代在深交所上市,IPO募资超过130亿元,刷新了中国民营企业A股上市的募资记录。当初跟随曾毓群回宁德创业的一批老乡,身价也纷纷暴涨,这座福建小城出现了批量富豪。

    去年10月,在胡润国内百富榜上,包括曾毓群在内,宁德时代共有8名宁德本地人榜上有名。比如,首席科学家、副总经理吴凯身家85亿,核心员工赵丰刚身家90亿元,副董事长李平身家255亿元,副董事长黄世霖身家550亿元,等等。

    第一次向钟家尧推荐曾毓群的吴培昆,其子吴映明现在已经是宁德时代监事会主席,去年10月时,身家也达到了69亿元。

    如何离开“温室”

    2011年,是回乡的宁德新能源正式投产的第一年,同年,主攻动力电池的宁德时代创办。从宁德时代的工厂平面图上,可以发现两家公司的关系,宁德新能源的厂房就藏在宁德时代厂区里。

    上述了解宁德的当地人士告诉作者,曾毓群很早就开始思考动力电池的技术和市场,宁德时代也是脱胎于宁德新能源的动力电池研发部门。

    该人士表示,两家在一处办公,联系非常紧密,但从2017年开始,他感觉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都在刻意回避对方,强调他们之间的独立性”。

    事实上,正是在2017年3月,曾毓群辞去了宁德新能源的所有职务,全身心投入到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当中。这一决定,与当时的政策相关,因为尽管宁德新能源的创始团队是曾毓群和他的同乡,但公司的大股东却是日资企业TDK。

    2015年6月,工信部颁发《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要求被纳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的车型,才能享受到政府补贴,同时规定,使用外资企业的电池,将不能享受这些待遇。宁德时代必须要与具有外资背景的宁德新能源做切割。

    于是,后者将持有的宁德时代股权进行转让,一些在两家公司都任职的高管也必须选择只留在一家继续工作。这才有了宁德时代后来的故事。

    一位宁德时代内部人士向作者评价,曾毓群是一个看准了就全力以赴的人。

    去年9月,该人士陪同曾毓群去北京参加车展,因受疫情影响,当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出现下滑,但曾毓群决定投入巨资,逆势扩大产能。车展期间,曾毓群将这个计划告诉了客户,客户们不看好,劝他保守点,但曾毓群最终还是坚持了原计划。

    事实上,彼时,市场的风向已经发生变化。

    2019年6月,执行了四年的《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被正式废止,取消了动力电池的“白名单”,包括松下、LG化学、三星SDI等国外技术雄厚的电池巨头已经允许进入国内市场。

    在“温室”里忙于扩产、拉客户的宁德时代,不得不在技术和市场上与外资巨头短兵相接。

    围棋,诗词,中庸

    孤注一掷,只是硬币的一面。在技术革新和产业趋势日益瞬息万变的新能源领域,“变通”某种意义上或许比“坚定”更为重要,宁德时代也无法逃避,即便已经抢占先机,也仍然面临着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和被淘汰的风险。

    一直以来,宁德时代都被认为是三元锂电池路线的代言人,针锋相对的,则是主推磷酸铁锂路线的比亚迪。

    在“宁迪之争”中,天平已经不再完全倾向于宁德时代。去年3月底,比亚迪发布了刀片电池,并对刀片电池和三元锂电池进行了针刺试验,后者瞬间起火爆炸,这将三元锂易燃的争议推向高潮。

    早先,新能源补贴对续航的要求,让三元锂电池受益颇多,但在补贴退潮后,磷酸铁锂电池的性价比优势则开始凸显。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销量65.9GWh,其中三元锂电池34.8GWh、同比下降34.4%;磷酸铁锂电池30.8GWh,同比增长49.2%

    事实上,宁德时代也有自己的磷酸铁锂电池,这些电池主要供应给对续航里程要求不高、但对安全性要求更高的商用车。如今,他们也必须考虑磷酸铁锂在乘用车上的推广。

    今年4月,在上海交通大学建校125周年活动上,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曾提问曾毓群:三四年后,三元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将会各占多少比例?

    曾毓群没有给出具体数值,但他表示,随着充电桩的愈发普及,未来续航里程需求降低,磷酸铁锂电池的增长速度会非常快,三元锂电池的占比则会逐步减少,而一些需要长续航的高端车依然会需要高能量密度的三元锂,“我们基本上是不能偏科的,全部产业链都做”。

     

    宁德时代主楼前面有两棵树,被曾毓群称为“棋眼”。作者拍摄

    “不偏科”——是曾毓群个性的另一个特征。一位宁德时代员工告诉作者,尽管曾毓群是个理工男,但对围棋和诗词歌赋都很有兴趣,自己就曾在曾毓群的办公桌上看到一本研究宋词格律的书籍。

    而在曾毓群的办公室中,“赌性更坚强”的字画,其实已经撤下,取而代之的,是“溥博渊泉”。这四个字出自《中庸》,寓意为智慧像不断涌动的泉水。

    在宁德时代的主楼前,种着两棵树,曾毓群曾将这两棵树比作是“棋眼”。“棋眼”正是围棋中的术语,在对弈时,一方会留下空格,对方不能落子,如果“棋眼”被攻破,可能满盘皆输。宁德时代的这两个“棋眼”,则是动力电池和储能系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心智造网(www.cn-im.cn)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