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n-im.cn

  •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行业资讯 >
  • Pepper倒下,服务机器人未来会在哪?

    2015年6月18日,阿里巴巴和富士康在日本联合宣布,分别向SBRH战略注资145亿日元(约合7.3亿元人民币),均持有其20%的股份,软银持股60%。

    那是阿里巴巴第一次投资机器人领域。

    机器人是一个互联网入口。马老师投资的时候就在预测:“30年内机器人产业会有飞跃的发展。未来的机器人将变得更加聪明,甚至可能具备‘人’的感知、思维和智慧能力。机器人未来会像汽车、飞机一样普及,他们会成为我们家庭的一员,所以我们要从现在开始做准备和布局。”马云还认为,把人的感情、人的一颗心赋予Pepper仿人机器人,会堪称人类的第四次革命。

    而今,这场投资确定以失败告终,这是一个当时谁也没有想到的结局。

    6月29日,综合消息人士公开文件和路透社报道,软银集团正在裁减全球机器人业务的工作岗位,并已停产了人形机器人Pepper。目前,该公司在美国和英国的销售团队已经裁掉了一半员工,在日本的机器人业务员工也进行了转岗。

    消息一出,机器人圈哗然。许多人非常熟悉的Pepper停产,到底意味着什么?是疫情下背后三方玩家的战略转移,或者根本就是巨头们对服务机器人品类价值的怀疑?

    ▍曾经的华丽销售

    时间倒回到2015年6月21日,那时刚获得注资的SBRH开始在日本公开发售Pepper机器人。

    每月供货1000台,硬件售价为19.8万日元(不含税),约1万元人民币,这个价格并不算高,原因大部分来自于富士康的代工。

    首发1000台Pepper机器人上线1分钟即告售罄,如梦幻一般的销售。

    发布会现场负责人当即表示,将加大产能,并在夏季开始,日本本土约2700家软银线下实体店铺和电商渠道同步上线销售,并最早在年内推向国际市场。

    直到如今,约2.7万台Pepper机器人已经交付给了用户。

    Pepper机器人到底有什么魅力?

    这需要从SBRH的前身说起。

    2012年年初,日本软银收购了Aldebaran,这才有了如今的软银机器人控股公司(SoftBank Robotics Holdings),简称SBRH。

    而被软银看好的这家Aldebaran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05年的法国小型仿人形机器人公司。该公司旗下的代表产品就是那款应用遍及全球教育市场的双足人形机器人NAO。

    在2008年,Aldebaran旗下NAO机器人成功取代索尼AIBO机器狗,成为RoboCup Soccer的标准联盟平台。2010年,NAO还代表法国参加了上海世博会,并现场表演了机器人舞蹈,这个采用Linux的嵌入式处理器,使用C++或Python语言控制,高度为23寸,约58公分的机器人,卖出超过5000台,被全球50个国家的550间顶尖高校和实验室购买作为研究工具。

    SBRH收购Aldebaran后,又陆续进行了一系列投资和并购。随着技术的补全,SBRH因此在表情传感技术等人工智能领域进展颇多。

    在2014年6月,SBRH发布了Pepper,并宣称这是世界上第一款可以识别情绪的仿人形机器人。

    那时公布的Pepper机器人身高1.2米,体重28公斤,胸前配备10.1寸触摸屏,锂电续航超过12个小时。有18个传感器、4个麦克风、2个摄像头。底座则由3个滚轮所组成,让其能够自由旋转,手臂设计简洁流畅,展现了优美姿态的关节技术。

    同时,Pepper还配备了语音识别技术以及情绪识别技术,根据头部装有的一个麦克风、两个摄像头和一个3D传感器,Pepper能对人的表情、声调以及喜怒哀乐等感情进行识别,并且可根据人类情绪进行反应,与人类进行交流,它还会综合考虑周围环境,积极主动作出反应。

    成功面世的Pepper首先经历了一轮开发者销售阶段。当时300多台Pepper被交付给了开发者们,用于开发兼容性APP。这使得2015年6月对外销售时,除了具有人工智能,Pepper还配备通信功能,可与互联网上的云系统等进行联动,用户能够像使用智能手机一样,通过下载应用软件为其增添多种多样的功能,比如接待、咨询、学英文等等。当时可供Pepper使用的应用程序已经达到200多个,在SBRH的设想中,未来Pepper机器人将和手机一样,能够拓展出更多的APP。

    ▍成本与售后击

    但在2016年3月,得知Alphabet 想要出售 Boston Dynamics后,孙正义就开始谋划获得这个更精巧的大玩具。而与本田在Google宣布卖出Boston Dynamics后,则选择停止了 Asimo 项目一样。SBRH原本准备注入Pepper机器人项目的资金开始大幅度抽调。没钱,没精力,大坑就开始出现。

    2017年6月9日,软银宣布,为促进企业进一步发展,将从谷歌母公司Alphabet手中收购两家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以及机器人公司Schaft。

    已经销售两年的Pepper机器人则开始爆出一大堆麻烦事。

    硬件维护是一个大麻烦,由于Pepper表面的几乎没有螺丝孔作为固定,基本利用壳内设计卡榫进行固定的,而Pepper的头部嵌入了大量传感器元件,清楚麦克风阵列、扬声器和触摸传感等,极其完整的封装导致维护成本巨大。

    而由于制造复杂,虽然采用了富士康的代工,但Pepper的售价依然远低于制造成本。于是Pepper的附加服务出现了,这个大坑被人吐槽最多。不含税一万多买回来Pepper机器人只是个硬件,想要感受情感和应用服务,首先需要加入“Pepper基本计划”,基本包每月支付需要750元人民币(不含税),分36期付款,维护包每月550元人民币(不含税),分36期付款,这样算下来,3年下来用户需要多掏差不多6万人民币。

    由于用户往往不购买软件,加上代理企业的盗版软件服务猖獗,这部分情感服务后面陆续关闭。

    而那部分虽然买了维护包的用户,可能是人力成本较高,早期论坛很多都吐槽各地的售后往往都是满单,客服总表示坏了要么排队,要么就需要你自己解决,而不像手机那样能找到专门的修理店。服务机器人日常维护也比较麻烦,长期使用下来,防尘、防静电等问题没有很好解决使得Pepper的实际寿命并不长。

    同时外媒The Register还曾报道,瑞典购买了Pepper的一位研究人员发现,Pepper机器人root密码被简单粗暴的设置为ROOT四个字母,并且直接被写死,用户无法修改密码,黑客可以大摇大摆的用这个密码黑进来控制机器人。同时,Pepper的处理器用的是英特尔Atom E3845驱动,这个驱动器更是被爆出Meltdown/Spectre漏洞,只需要uname -a终端命令就能操控,Pepper机器人还可通过未加密HTTP进行管理,很多媒体当时尖锐的表示,Pepper整就是一个对黑客全开放的执行终端。

    而这个软硬件加在一起的价格,SBRH还说自己基本没赚到钱,甚至大规模亏损。

    2017年5月,软银收购波士顿动力之前,有价证券报告书爆出,2016财年(截至2017年3月)SBRH负债已经超出资产314亿日元(约合18.8亿人民币)。

    而根据过去媒体给出的一系列数据显示,SBRH至今已经连续多年亏损,其中2014财年亏损23亿日元,2015年净亏损则高达117亿日元。据法国媒体 Le Journal du Net 报道,SBRH在2019-2020 财年亏损 3800 万美元,过去三年亏损超过 1.19 亿美元。

    报告显示,Pepper机器人的低利润和巨大的研发是造成高额亏损的主因。同时,大面积铺开的各国销售业务也使得SBRH的资金有些捉襟见肘。

    自造血能力不强,销售并不乐观,开发成本居高不下,各国的销售、服务和售后人员成本高昂,使得软银最终不堪重负。缺钱的征兆早就在SBRH计划以约11亿美元估值卖给现代汽车集团持有的波士顿动力公司80%股份时显露,卖出波士顿动力时孙正义内心估计也在滴血。

    但软银机器人真的会放弃掉机器人吗?其实也不然。

    30多年来,软银经历了IT产业投资和运营、宽带运营、固网运营、移动运营、资本运营的阶段,转型是软银公司能不被时代抛弃的不二良方。在2010年,软银集团新30年大会时,孙正义曾向2万员工征集未来转型机遇,得到最多的建议就是机器人。做机器人不仅是孙一个人的梦想,也是软银集团寄予厚望的转型方向,这个方向也并不那么会被轻易放弃。

    当下疫情汹涌对软银机器人是直接的打击。停产Pepper,清理库存,裁减全球机器人业务的工作岗位只是SBRH开始走下坡路最直接的表现。

    但正如官方说的,在美国和英国的销售团队裁掉了一半员工,全面收缩业务面,进行全球业务战略调整,加大对率先恢复的中国市场力度与支持,也是SBRH力图恢复元气的关键一搏。

    ▍价值拷问

    仿人类服务机器人的商业化到底该怎么进行?服务机器人的价值能否最终如商业大佬们规划的那样,能实现像汽车手机一样,4S店开遍全球?

    在最初Pepper开始售卖的时候,SBRH为Pepper设定的场景是商店接待、餐厅服务、家庭护理和医疗康复,为此SBRH不仅开始大规模铺设销售和服务门店,还开启了租赁的商业模式,最初10台Pepper被送去企业里打工,每小时收取1500日元的工资,主要是接待和引导服务,但Pepper的业务能力并不强。

    和目前的许多移动机器人一样,成本依然局限了硬件能力。自重 28公斤,却只有 20 个电机使得Pepper做不了太多的事情,并且作业精度并不高。Pepper难以捡起太重的物体,能做的只有抽出一张抽纸。

    为了控制成本,由于Pepper腿部采用轮式驱动,而不是采取nao使用双足步行结构,因此Pepper只爬能上15mm的小台阶,同时由于没有自主的离线版智能算法,许多人嘲笑Pepper更像是一个移动Siri语音助理或者一个天猫精灵。(天猫精灵是阿里2017年7月5日发布的AI智能终端品牌,每台售价约为200元人民币,迄今为止总用户量超过了2000万台)

    而软银进行的软件服务来支撑盈利的尝试,最终也以开发难度大搁浅。

    但软银机器人其实或许也找到了一条正确的路,即教育市场。

    从SBRH中国透露出的消息来看,2018年Pepper进入中国市场后,SBRH主要进行了两件事。一件是卖到学校等教育场景中,推广AI编程,开发信息技术教育课程的Pepper专属教材。另外则是举办国内及亚洲机器人赛事,通过将Pepper植入国际赛事实现捆绑式销售。当前新工科、协同育人等产教融合项目为Pepper等服务机器人提供了非常大的市场空间。

    目前,在国外对于服务机器人的应用价值讨论却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无用和有用的争论一直存在。例如Westland房地产集团在近两年开始使用Knightscope的机器人,想让自主安全机器人实现室外的巡逻和预测、防止犯罪,但后续由于不法分子学会了规避机器人而选择停用,他们把Knightscope公司生产的机器人比作 "流动的稻草人"。

    而警察部门却非常看好这类机器人,认为租用机器人的平均费用约为每年7万至8万美元,成本相较而言非常低,同时该费用的一部分涉及Knightscope公司云存储像Westy这样的机器人在一年中收集的所有数据,这一巨大的数据量相当于超过175部512G内存iPhone手机的存储总量,这部分数据有助于帮助破案,但数据的私密性却是一个大难题。

    和Pepper机器人类似,高昂的软硬件以及维护成本,依旧是阻止国外此类企业发展的重要原因。迄今为止,Knightscope已经经历了七轮融资,但根据Knightscope公司最近的年度报告,该公司短短几年发展了23个客户,每个机器人的预期寿命为 "三到四年半"。

    但应用越多,Knightscope公司的亏损比以往更多,2020年净亏损1930万美元,比2019年几乎翻了一番。虽然一些客户正在继续购买更多的机器人,但该公司的总体客户数量在过去四年中从30个下降到23个。另外,从2018年底到去年年底,租赁的机器人数量已经稳定在52台,客户留存率为85%,订单来自政府和企业,而这部分客户也没有完全使用机器人的所有功能。

    正如有外媒针对Softbank Robotics Europe 和 Softbank Robotics America裁员评论的,和软银一样,许多服务机器人企业正在悄然改变其机器人发展战略——重新思考自己到底想在机器人业务中做什么,要自己的机器人切入哪块市场,成本回收周期和投资回报率能否满足市场需求。

    具有情感的“社交伙伴”并不能很好作为一个卖点,目前来自中国的比Pepper便宜不少餐厅服务机器人和前台机器人证明了早期商业服务市场需要的是极致的性价比,而不是高昂的软件服务,正如即使是被卖掉的波士顿动力,也将更容易产生短期收益的仓储机器人作为自己商业落地的重点。

    ▍结语

    智能服务机器人的内核到底是什么?真正能产生价值的点在哪?机器人的互联网入口属性更迭了吗?或许我们仍然需要把时间拉长,会有杀出重围的企业给出答案。

    Pepper机器人对于国产服务机器人企业是一个警示,又或许展示的也是海外市场的一次重大机遇,对此,可能我们各有解读。欢迎评论区留言讨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心智造网(www.cn-im.cn)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