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n-im.cn

  •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行业资讯 >
  • 关注 | 德国工业战略2030和美的收购库卡背后的关系

    导语 近期,德国经济和能源部长阿尔特迈尔在首都柏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向外界介绍了《国家工业战略2030》,并展示了该《战略》的草案。据悉,该工业战略将于未来几周由相关各方共同探讨,夏季休假时将由内阁通过。

     

            根据该战略,德国计划到2030年将工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增至25%。该战略将钢铁铜铝、化工、机械、汽车、光学、医疗器械、绿色科技、国防、航空航天和3D打印等十个工业领域列为“关键工业部门”。政府将持续扶持这些部门,为相关企业提供更廉价的能源和更有竞争力的税收制度,并放宽垄断法,允许形成“全国冠军”甚至“欧洲冠军”企业,以提高德国工业全球竞争力。

            阿尔特迈尔当日在柏林介绍他的《国家工业战略2030》草案时强调:“只有在非常重要的情况下,国家才可以在一段有限时间内充当公司股份的收购者。”因此,该计划将考虑设立一项“持股安排”。在持有新的股份后,其他国有股份将必须私有化。

            报道称,他设立这项安排的决定在很大程度上是受知名德国机器人制造商库卡公司的影响,库卡现在由一家中国公司控股。阿尔特迈尔解释说,亚洲、美国和欧洲之间的竞争要求造就“国家和欧洲冠军”企业。

            事实上,在德国《商业周刊》评选的“德国世界市场领军企业榜单中”,库卡排在第59位。这足以看出库卡在德国经济中的地位,这也是为何美的收购库卡会受到德国政府强烈干预的重要原因。

            如果说美的收购库卡只是德国危机感的开始,罗伊特的离职则加剧了德国社会和政界的不安。“我当时就在质疑这笔收购”,欧盟委员会委员厄廷格(Günther Oettinger)对此表示忧虑,“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欧洲工业政策,核心科技不能落在别人手上。” 厄廷格还要求,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库卡的研发中心必须留在奥格斯堡。

            美的收购库卡的背后,其实是正在崛起的中国经济对德国乃至欧洲经济造成的威胁:在过去20年里,新兴的世界领先大企业,大多出现在美国和中国。在二战后一直奉行社会市场经济模式的德国,在面对来自美国和中国的竞争压力时,危机感剧增。

            《国家工业战略2030》一直强调打造德国及欧洲龙头企业的重要性。阿特迈尔表示,通过合理的能源价格、降低税收、将企业负担降低到40%以下,可以增强德国企业竞争力,保证德国的就业岗位以及富裕。

            德国经济部长表示,“在某些领域,德国需要拥有国家乃至欧洲范围内的旗舰企业,使其拥有能力与全球巨头抗衡。”外界媒体将这一表态视作暗指,西门子铁路部门与阿尔斯通的合并计划。通过两家厂商的合并,资源整合,从而与来自中国的中车集团在全球市场上抗衡。此举被认为是效仿中国政府的行为——中车集团由中国政府协调,整合了南车、北车等多家铁路装备制造企业的资源,形成了国际市场上极具竞争里的一股力量,体量超过西门子与阿尔斯通之和。

            不仅西门子,《战略》草案还指出了西门子、巴斯夫、蒂森-克虏伯、德意志银行和各大汽车制造商等另外几家具体企业代表,并表示这些企业的“长盛不衰”对国家的经济利益意义重大。不难预料的是,在未来的时间里,这些企业将有可能引来整合。

            目前,中国、美国的政府都在为本国的重要产业投入巨资。中国几年前就出台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向10个未来关键产业的企业提供大量资助,从而缩小与西方的科技差距,并且在某些领域力争取得全球领先地位。阿尔特迈尔及其领导的德国经济部担心,一旦德国和欧洲的经济在这场经济竞赛中落后,将会对欧洲社会的福祉与安全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按照《国家工业战略2030》计划,政府应当出面协调建立跨企业联合体,来共同进行电动汽车电池开发、人工智能研究等工作。最终目的则是“确保或重夺德国、欧盟的科技领先地位”。

            德国经济研究所所长米夏埃尔·许特说,他原则上反对阿尔特迈尔组建“旗舰企业”的做法。但他也承认,中国式的政府主导经济体所构成的挑战也是现实存在的,“关键是,组建‘旗舰企业’是否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基础具有重大意义”。

            德国经济的主干几十年来一直是私营的中小企业。德国的主流舆论也长期反对政策过多干预市场,“产业政策”一词往往带有贬义色彩。阿特迈尔的“产业战略”正式出炉,自然也受到了社会各界的质疑。

            阿特迈尔称自己是坚定的社会市场经济的拥护者,也是“社会市场经济之父”路德维希·艾哈德的崇拜者。但他的“产业战略”显然是要做出某种修正。

            曼海姆大学的宏观经济学教授格吕纳(Hans Peter Grüner)指出,对于德国而言,“中国式的产业政策不可以成为选项。”他认为,这种做法不利于市场竞争,最终只会提高消费者的负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