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n-im.cn

  •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行业资讯 >
  • 关注 | 互联网裁员风是否会波及机器人行业?

    导语 进入2019年,“裁员”一词似乎和互联网企业如影随形。
     

            2月15日上午,滴滴CEO程维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2月19日,京东向外界证实,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一事属实。在京东官方承认实行末尾淘汰制之前,京东刚刚完成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人事调度和优化自然不可避免。

            近日,有消息称斗鱼北京分公司所在的优盛大厦7层多个办公室已人去屋空,员工寥寥无几,而在18层,只有一间办公室有部分员工。而在年前,斗鱼就曾曝出过紧急裁员,涉及海外业务约70余名员工。

            有人认为,之所以出现这一局面,是因为从时间上看,距离08年的那次“周期性危机”已经过去10年,所以这次的“裁员风”必定会波及到各个行业,只是机器人行业相对传统一些,尤其是本体企业,“抵抗力会强一些”。

            机器人企业影响几何?

            在看到互联网行业的裁员潮之后,机器人行业同样有自己的危机感。一些机器人企业也对此进行了相应的分析:

            “考虑到今年整个经济宏观市场整体向下,下半年或许行业内会出现裁员情况。”华盛控副总经理陈敦坚说,以滴滴为首的共享出行互联网公司之所以会出现频频裁员,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是在为它们此前几年的大肆扩张买单。相较而言,机器人行业最近几年的发展比起共享出行互联网公司相对稳健很多,尤其是并联机器人2017年下半年才开始步入发展。

            “滴滴的裁员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整个大环境的因素,目前全球的经济运行的状况不好;第二,从小环境看整个共享经济跟移动移动互联网的某一些行业,其整个运行模式遭受了极大的泡沫破灭,且运行模式本身遭受质疑,所以这是由大环境跟小环境叠加所造成的。”易视智瞳CEO黄卜夫博士说,“对于这类企业而言,自身的商业模式对行业的影响会更大。”

            黄博士认为,机器人同样会由大环境与小环境叠加来造成影响。其中大环境是整个国家以及全球宏观经济的某些不利因素。“包括以智能手机制造为代表的3C制造业增速减缓,整个行业进入一个发展平台期,相对来说原来的增长极有了明显的减速,但是不至于非常恶劣。”

            “而工业机器人的小环境,虽然在短时间宏观上是有消极因素,但是中国社会开始回归制造业,另外‘机器换人‘政策的推动以及整个制造业在精度跟效率方面的不断的追求,这种行业环境始终没变,所以大环境虽然有减速,但小环境里增长的内在因素并没有发生改变,”黄博士分析说。

            结合黄博士的看法,因为机器人行业的大环境和小环境与移动互联网、共享经济的情况不一样,所以机器人行业增长速度虽然可能会在今后的一两年里面会减缓,在行业内在进行内部的优化、整合、练内功,但是不会出现如共享经济以及移动互联网的某些行业那样明显的崩塌。他说:“就从现在我们所接触的就业环境来说,在工业机械方面仍然是扩充式的,只是增速较之前相比变慢了罢了。”

            与黄博士相似,清控银杏投资总监杨健也从外部和内部两方面分析了接下来机器人行业的形势:

            “目前整个大的经济环境实际上并不太好,对于加工制造领域来说机器人肯定会受到一些影响,尤其是3C、低端制造业销量和利润的下滑,必然会带来机器人及自动化设备的需求减少。”

            “从机器人行业内部来说,也会是结构性的,就是中高端机器人可能影响不是很大,因为这些企业的客户质量会很高。”但杨健说,像SCARA、并联等型号的机器人,由于这两年跑得太快,大量的投资和公司都涌进中低端领域,产能可能是相对过剩的。“最近好几个SCARA、并联机器人公司都宣布降价,这其实就说明市场已经在开始趋于饱和,那自然就对有些公司带来冲击和影响。”

            机器人行业启示录

            对于发生在互联网行业的裁员风潮,属于重资产行业的机器人,又能从中得到哪些启示呢?

            “我自己看来可能有两点,”黄卜夫博士说:“第一个是对于商业模式有效性的思考。什么才是一个可行的模式呢,最关键的是要切切实实的为客户、为社会带来价值。花十块钱的成本,只产生一块钱的价值,短时间可以,但如果把这作为最终的目的,这个模式可能就不能有持久的生命力。”

            “第二点是有关客户的黏性问题,也就是说怎么样才能跟客户产生一个持久的合作关系,发挥纽带作用。必须要给客户产生足够的价值,而不要盯在为客户节省成本。如果说仅仅以低价的策略,为客户节省某次采购的成本,而为其带来的价值却打了折扣的话,那就可能极大的降低客户的黏性。

            持类似观点的还有微链智能总经理张宇。“其实机器人行业如果是真的把产品做好了,然后能创造自身价值和社会价值,我觉得机器人领域还是有大发展的。”

            “企业要专注于创造价值,而不要急于扩大盘子,什么都做,其实滴滴后来就是什么都做。要先把自己的主营的业务领域做好,保证盈利,这样才行。不然像滴滴这样拿投资人的钱去烧,烧到一定程度又开始烧各个领域,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就很容易出问题。”

            但杨健则认为,即便裁员,也是互联网公司发展模式中的一环:“滴滴是一种互联网模式,属于轻资产模式。那么对它来说的话,这个发展速度就是要求非常快,就是要求猛追猛打,用资本去推市场,改变商业业态。所以滴滴是可以疯狂扩张的,扩张到一定的程度,把第二名,第三名干掉了之后,再利用其垄断性获取超额利润。所以裁员之类都是正常的选择。”

            他认为,机器人行业有其发展规律,总体来说这个行业很大,是一个高精尖的,软硬件大集成的行业。所以这样的行业必然要求企业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的去做自己的发展计划,尤其是牵涉到比较多的硬件的研发、生产、集成,这都不是一日之功。因此,对于机器人企业来说应该把核心的精力集中在研发、生产、集成这块。

            “机器人的市场还是非常的大的,找准自己的定位,不同的机器人企业其实都能够活得很好。尤其是作为硬件企业而言,一定要追求高的毛利,这样的才能够长期持续的发展,而在资产上面的积累的也是需要的。”杨健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