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n-im.cn

  •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行业资讯 >
  • 机器人 | AI赋能提升并联机器人智能化

    导语 兴起于20世纪70年代的并联机器人,直到90年代初,才慢慢进入公众的视野,而国内更是从2012年ABB专利技术解禁之后才陆续有产品被推出,前几年整体市场销量较小,但近两年增长迅速。

     

           数据显示,2017年,并联机器人销量约2700台,同比增长166.80%,市场产值规模4.72亿元,同比增长152.41%。

     

           现在的并联机器人行业,经历过时间的“淘洗”,已经有一部分企业悄然离场,当然还有新的企业在进入。事实上,国内最早一批企业已经进入第三轮甚至是第四轮融资阶段,但因为价格和应用特点的原因,大规模放量还任重道远,大家都在找寻出路。

     

           ■ 赛道选手们相继入场

     

           成立于2011年的华盛控,是国内最早一批进入并联机器人行业的企业之一,与同一年成立的李群自动化不同的是,华盛控背后没有令投资者看重的学院背景,只能凭借自身的力量开拓市场,2016年拿下国产并联机器人市场20%的份额。

     

           李群自动化的联合创始人李泽湘博士身为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兼自动化技术中心主任,是全球运动控制领域的知名学者。成立五年后,李群自动化就完成了A轮融资,随后又在2016年完成了数千万B轮融资。2013年,李群自动化研出全球首台驱控一体并联机器人。

     

           2012年,被称为“济南学霸”的张赛辞去震雄集团的工作创立了翼菲自动化,张赛自身清华以及哥伦比亚大学的背景就足以让投资者青睐有加,到目前为止,翼菲自动化已经完成了四轮融资。翼菲自动化迅翼机器人结合了机器人技术、视觉识别技术和传送带跟踪技术。

     

           2013年,依托天津大学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专利技术而成立的阿童木机器人,其法人代表刘松涛是天津大学黄田教授的硕士研究生,而当时黄田教授是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人才,拥有多项重要并联机器人技术专利。成立5年后,阿童木机器人完成了3000多万的A轮融资。其自主研发的控制系统和视觉系统成为投资者看重的优势,目前阿童木自主系统已完成2.0版本的封装测试工作。

     

           时间来到2015年,瑞思机器人和若贝特两家并联机器人企业成立。瑞思机器人继承了天津大学18年并联机器人研究成果和应用经验,跟阿童木机器人可谓“同出一脉”;若贝特成立仅一年就获得数十万人民币种子轮融资;2017年又获得近千万元Pre-A融资。

     

           2017年,勃肯特成立了,这家“新秀” 企业在成立短短的2年时间内就推出了直驱电机并联机器人和串并混联机器人产品,颠覆了传统并联机器人概念。

     

           ■ 大规模起量难

     

           尽管发展迅速,但并联机器人的整体销量还是偏低,现在国内的食品加工和药品行业,使用到机器人的仍是凤毛麟角。此外,由于并联机器人应用分散的特点,大规模起量难。

     

           “跟我们合作的小的集成商签单的规模基本上在300—500万,不会超过1000万;而跟我们合作大的集成商也就是上百台的量。”阿童木机器人联合创始人宋涛表示。“并联机器人的应用行业很分散,不容易集中推进产品应用;从竞争角度来看,并联机器人其很难靠烧钱去做大市场。”

     

           在勃肯特总经理王岳超看来,并联机器人市场其实很大,国内市场需求其实应该达到每年20000-30000台的销量,而目前没有出现高速发展的原因首先在于很多企业不懂应用。

     

           他提到一个案例:某客户采用勃肯特机器人自行设计了一套自动化系统,但客户认为系统效率不高、速度不快。勃肯特技术团队在现场找出了8处错误,并逐一开始解决。当问题解决到第4个的时候,这套系统节拍已经从原来的60次提升到120次,其实客户原本对这套系统的要求,只是90次。

     

           此外,当前国内的劳动力相对而言还能满足当前这些行业的需求,但随着用人成本越来越高,对食品药品安全的要求越来越严格,食品药品行业将不得不采取“机器换人”的方式进行产线升级,到时候国产并联机器人市场一定会快速起量。

     

           相对于串联机器人来说,并联机器人的价格仍高居不下,自然也成为影响推广的因素之一。 “例如包装市场,10多万一台的并联机器人,企业都接受不了,所以没办法,只能降价。”华盛控副总经理陈敦坚表示,目前在食品包装行业,对于自动化投入的热情并不像汽车和3C行业那样高,并且因为产品本身利润就比较低,企业整体自动化改造的意识偏弱,因此能够投入的资金很有限,目前只有一些大的食品厂商特别是乳制品厂商应用并联机器人较多。

     

           但翼菲自动化CEO张赛却认为还是应用场景的问题。“之前机器人拓展的应用场景太少了,串联机器人刚刚诞生的时候也是几台、几十台的量,很少上百台的量,随着应用场景的扩展才快速放量,同样的,并联机器人也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

     

           ■ 如何助攻?

     

           张赛提出,企业应该找到更多适合并联机器人应用的场景。

     

           过去三个多月以来,浙江、新疆、印度、泰国等国内国外各个地方跑,除了累,也让陈敦坚对并联机器人应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很多看上去很简单的工艺,实现起来却并非如想象中那样轻而易举,所以只有专注于一个行业,才能对工艺有深刻的理解。

     

           在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华盛控决心将集成应用交给更专业的人去做,而专注于做产品。未来华盛控将为系统集成商提供标准的专机,协助其开发市场。“集成应用开发是并联机器人发展的阻力,但是突破之后整个行业会上升一个非常大的台阶。”

     

           这跟阿童木机器人一直坚持的理念不谋而合:专注于并联机器人单机的研发,坚持只与集成商合作,不做终端项目,不与集成商争抢市场。

     

           而为了进一步方便集成商应用机器人,阿童木也将推出更人性化、更易操作的控制系统界面;在机械机构部分,阿童木将根据集成商伙伴的需求和使用反馈,不断加强对机器人机构的更新升级,近3年,累计更新升级了9款并联机器人。

     

           AI赋能提升并联机器人智能化也成为一些企业的共识,目前华盛控已经与相关团队合力研发,将深度学习应用到并联机器人中;而瑞思机器人也提出,未来5年,将会在AI以及适合AI控制机器人控制算法方面的研究,并对优势行业进行生产工艺的研究,并且建立大数据服务平台,完善自我。 

     

           为了实现并联机器人的起量,华盛控还有另外一个打算:为并联机器人企业提供代工服务。“我们有供应链和成本的优势,这样既发挥了自身的优势,也能够帮助刚进入的企业,使其不需要经历漫长的供应链整合期就可以得到更低成本的产品,可谓一举两得。”

     

           “新进入的企业,在使用差不多的零部件的情况下,成本至少要比我们贵20—30%,这样还不如给我们代加工。”陈敦坚进一步指出。

     

           此前,王岳超也提出,如果勃肯特做得成熟完善了,愿意去和国内的企业分享,而现在有也有很多国产本体企业也开始找勃肯特进行代工。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7月3日,勃肯特智慧工厂顺利投产,使得勃肯特机器人能够在生产标准统一化的前提下进行装配,产品的性能得以提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