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n-im.cn

  •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行业资讯 >
  • ROOBO·关注 | 面对教育机器人红海市场如何用平台化转型突围?

    导语 同心智造网传媒推广--ROOBO    2015年,A轮拿下一亿美金;时隔一年,完成B轮融资,拿下3.5亿人民币。在教育机器人领域,ROOBO的发展速度值得引起业内人士注意。从硬件到平台的转型,让这家公司找到更广阔的的发展空间。
     
    人物 夏崇彦,ROOBO,教育机器人,AI平台,人工智能
     

            同心智造网传媒推广--ROOBO    据数据显示,2012至2017年,我国人工智能+教育产业融资呈快速增长阶段,尤其在2015年后开始爆发性增长,2017年人工智能+教育领域融资额达42.17亿元。


            2016年初,A轮拿下一亿美金;时隔一年,完成B轮融资,拿下3.5亿人民币。在教育机器人领域,ROOBO的发展速度值得引起业内人士注意。为何能够快速发展,2018上半年,这家公司又进行了什么新动作?


            16年底,一个重要的决定


            ROOBO是一家人工智能平台型公司,成立于2014年年底,以教育行业为基础进行深耕,向业界提供以教育机器人“布丁系列”为主的人工智能产品;和人工智能平台,包含智能语音对话、精准人脸识别等硬件模组、软件系统和各种人工智能服务。
     

    5°斜轴.jpg

    教育机器人——布丁豆豆
     

    hangye-rengongzhineng2.jpg

    人工智能平台ROS.AI


            ROOBO联合创始人夏崇彦说,公司的从产品公司向平台型公司转型时间点是2016年底。转型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一、行业的核心竞争力不在硬件而在于软件,ROS.AI是一个面向应用层的开放平台,客户可以购买其中任何一项软件服务。二、公司的创始团队、软件工程师人才队伍,都带有软件平台的基因。相比起更需要营销服务和渠道资源的机器人产品,ROOBO慢慢寻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与一条适合的赛道。


            为什么在提供机器人产品的同时,出售软件应用?二者不会冲突吗?夏崇彦解释,ROOBO做布丁儿童教育机器人的时候,就是按照行业的最高标准去做的。在用户体验、外观设计、内容输出上,都以高标准去自我要求。相应地,在成本和售价上,ROOBO也排在儿童教育机器人的领先梯队。


            “在我们心目中,布丁承担的地位就是旗帜,我们会不断探索产品的形态,一旦这个东西被市场认可以后,我们就会把它做成标准化的服务,提供给客户。后来也确实有公司来问能不能把布丁的成分抽取出来,只要视频或者语音的部分。”凭借着对儿童机器人产品的自信和市场认可,ROOBO开始向平台型公司发展。


            为了适应平台型公司的定位,ROOBO更在行政架构上,把过去与支持硬件产品研发的“研发部”人才抽离出来,专门成立“平台部”,可以向家电、汽车、机器人等多个领域提供芯片、模组、操作系统、内容应用和云服务等一整套人工智能系统解决方案。硬件设备商与电子产品制造商购买平台上单独或打包出售的应用层服务,比如远近场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语义理解、多音色语音合成等功能。


            平台一旦成立,当务之急是搭建平台多样性和拓展客户。ROOBO人工智能平台ROS.AI已实现稳定输出和拥有一批落地客户。


            AI+教育,拿出一套平台型打法


            在细分赛道上,ROOBO一开始就选择了垂直深耕教育行业。2015年,布丁儿童机器人品牌诞生;2016年3月,布丁S智能机器人正式发布,并宣布与科大讯飞、凯叔讲故事、喜马拉雅等达成战略合作;2015年,该款机器人占据天猫智能教育机器人热销榜榜首。布丁系列后斩获工业产品设计国际奖项reddot红点奖「最佳设计奖」。


            今年7月,ROOBO推出了基于ROS.AI打造的儿童智能平台——童秘。童秘是一个能够为儿童教育机器人企业提供整体智能化解决方案和技术服务的软件平台,提供包括全栈式语音服务、儿童机器人AI引擎等。
     

    hangye-rengongzhineng3.jpg

    针对儿童的人工智能平台——童秘


            由于在细分赛道上的长期沉淀,ROOBO认为,其优势在于比竞争对手更懂儿童教育场景。落实到资源积累上,童秘平台拥有儿童专属对话场景,千万级儿童语料。儿童的表达存在大量呓语、混乱语法、声音尖利等特点,通过AI引擎优化,能使儿童机器人具备更优质的使用感。落实到内容上,ROOBO合作新东方、QQ音乐、百度等内容服务商。


            与内容服务商的合作值得一提,AI平台的客户不仅可以是教育机器人企业,也可以是上游的内容提供商。以ROOBO与新东方合作为例。ROOBO与对方的教研团队磨合,把新东方的课程自动化、AI化,把原来的教育素材一帧帧打散,以AI化的APP呈现出来,打破传统教育模式,甚至可能成为教学标准场景中的一个工具。


            为什么看好教育赛道?夏崇彦解释,人工智能正处于起步阶段,教育机器人市场潜力巨大。“儿童机器人是一个新品类,大家对什么是好产品没有核心认知。”目前,在市场上,功能低端的学习机每年都还有几百万台的出产量。ROOBO认为,既要改造这部分的存量市场,用更先进的产品给孩子带来AI时代教育体验;又要树立标杆产品,不断探索智能教育机器人的边界,让AI与教育机器人的结合更加贴合时代的要求。


            互联网到人工智能,两个时代,一个缩影


            目前,ROS.AI平台并没有向外无限扩张,覆盖到譬如金融、政务、宠物、电影等领域。


            控制日渐膨胀的体量和欲望,与互联网时代和AI时代的服务方式分野息息相关。


            过去,互联网语音搜索只能停留在信息搜索阶段,比如当你问医院在哪里,它告诉你有以下一二三四种选项,但不给用户提供服务。而AI的价值就在于给用户提供服务。如今当你与智能机器人进行交互式对话,你说不舒服,APP会问你哪里不舒服,再调取医疗机构信息,甚至能细化到某一个科室与医师。


            “这就对AI企业提出一个挑战:企业要把这个场景做的非常“重”,我们的AI平台,提供的不是信息流,而是服务流。因此,平台也不能做的大而全,目前只能服务于几个场景。”夏崇彦补充道。


            横观行业,度秘、出门问问、图灵机器人等语音助手品牌都朝着“平台化、服务流”的方向转变。有些品牌拥抱手机,有些拥抱机器人。


            虽然ROOBO人工智能平台并没有接入手机这“人体新器官”,但机器人是科技发展的新趋势;其次,在获取有价值的语义请求上,人一旦与机器人对话就有真实的需求。“语义的请求才代表着服务,语义的请求才会有服务响应。”,夏崇彦对此非常有信心。今年7月的发布会上,ROOBO透露目前每日收到的语义Query超过一千万;事实上,目前人们也并没有培养出语音搜索的习惯,手机用户仍然习惯传统touch多于语义服务,而对于儿童机器人上,语音几乎是唯一入口。


            ROOBO是互联网时代向人工智能时代过渡的一个缩影。我们汲取信息的方式在发生变化,随着传感器等硬件设备成本的降低、AI技术、通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肩进步,每一个硬件都会是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而每一个硬件提供的AI服务都在颠覆过去的使用习惯。


            未来也许真的会只剩下一个入口,但在这个过渡的时间点,ROOBO要做好的是当下的事情:“每一个硬件设备提供的服务都不需要大而全,但是我要做好这个场景下的服务,提高用户在这个场景下的使用效率,这就够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