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n-im.cn

  •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行业资讯 >
  • 热闹起来的仓储物流机器人市场,造概念还是真本事?

      2020年还剩最后两个月,全球疫情仍然焦灼。疫情虽拉开了人与人的距离,却也推进了个别行业的 应用发展。仓储物流 机器人正是其中之一。
     
      上周落幕的CeMAT Asia亚洲国际物流展上,形形色色的机器人解决方案吸引了不少眼球。从重部署的货架到人、料箱到人、到强调轻便灵活的订单到人,自动化技术无所不在。
     
      不难看出,疫情不仅让大众切实认识到机器人、人工智能等技术的价值,也推动各界重新评估改革生产方式的紧迫性。
     
      十月底,发改委等六部委联合发文,提出实施机器人及智能设备推广计划,加快自动化、智能化装备推广应用。对企业而言,引入合适的人机协作解决方案,提升效益和稳定性,已是大势所趋。
     
      政策、资本和舆论的共同关注下,早就颇受关注机器人自动化概念被进一步推向台前。然而,2014年前后机器人产业泡沫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这波新热度究竟是跟风造噱头,还是有真本事呢?
     
      恰逢“双11”,我们不妨将电商仓储物流机器人作为标本探究一番。
     
       起势:亚马逊7.75亿美元收了家仓储机器人公司
     
      2012年3月,亚马逊宣布以7.75亿美金现金收购一家名叫Kiva Systems的公司,将其AGV(automated guided vehicles,自动牵引车)产品引入亚马逊的仓库网络。
     

    亚马逊仓库中工作的Kiva机器人
     
      简单来说,AGV是一种能通过电磁轨道、二维码等导航方式,沿着规定导航路径行走的机器人小车。这类机器人早期主要被应用在生产制造领域,丰田、大众等全球主要汽车厂都在制造和装配线上广泛使用AGV。
     
      有了老大哥兼风向标亚马逊的“加持”,AGV概念迅速火遍电商物流圈。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海柔创新、 新松、快仓、极智嘉等新兵老将争相入局。根据极客公园的报道,截至2018年底,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共出现了50余家仓储AGV企业。
     
      事实上,大约正是在2018年前后,欧美业界开始重新评估AGV在电商仓储领域的普遍适用性。经过数年的验证,大家发现,AGV的灵活程度似乎无法适应电商业务量的脉冲式波动——因为仓库中每增加一台AGV,都必须对环境做出重新布置。重度的前期投入和后期叠加成本使得其回本周期遭受考验。
     
      在亚洲市场,电商仓储AGV也经历水土不服。例如,亚洲客户普遍非常重视仓库的有效使用面积,而AGV所需的二维码、轨道等导航指引,以及其固定的移动轨迹,都不利于仓储面积利用率的提升。
     
    亚洲地区仓库通道普遍狭窄,体积较大的机器人无法运转
     
      此外,东南亚许多国家本就是原料和生产大国,本土电商从生产到销售之间的流程比较短。不同于欧美等进口大国,东南亚的电商仓库并没有过多的存储需求,而是以分发中心、拣选中心占主流。因此,擅长物料搬运的AGV似乎陷入无用武之地的窘境。
     
      于是,在此后的几年间,另一种机器人类型逐渐取代AGV,频繁出现在电商仓储物流的讨论中,它就是AMR。
     
       进化:当机器人像无人驾驶汽车一样自主移动
     
      AMR全称为autonomous mobile robots(自主移动机器人)。尽管都以字母“A”开头,但AGV是“自动牵引”、AMR是“自主移动”,可见两者有着本质区别。
     
      依靠视觉感知和AI算法,AMR的核心价值在于实时感知周围环境并快速做出适当反应。如同无人驾驶汽车,根据路况随时调整路线。在仓库环境中,AMR就像一个精准度超高的“超人”,自主、灵活地与人类伙伴进行协作。
     

    Locus Robotics的仓储AMR产品
     
      以拣货AMR为例。机器人收到订单后,会即刻根据各商品所在仓位规划出最优路线,“行走”到相应位置后,提示该片区的工作人员将商品放入料箱,再移动至下个拣货点,直到整单拣选完成并输送至打包台。而且,每趟行程可以拣取多个订单。
     
      如此一来,工作人员只需在各自负责的片区内配合装载或打包商品,由AMR来打通从订单获取到打包的效率,实现订单到人的自动化。
     
      有趣的是,上文提到的Kiva Systems的早期团队中,分离出当下全球知名度最高的两个仓储AMR品牌:Locus Robotics和6 River Systems。后者在2019年被电商巨头Shopify以4.5亿美元收购。
     
      国内则有灵动科技、以及在海外市场风生水起的Syrius炬星等专注AMR的企业诞生。此外,大量传统物流AGV玩家也纷纷向AMR转型。
     

    Syrius炬星与日本三菱商事合作的AMR开放实验室
     
      根据权威数据机构Interact Analysis的报告,2019年全球AMR行业总营收为7.49亿美元,同比上升70%;即使在被新冠阴影笼罩的2020年,年增长率也预计将达到45%,让外界对其在后疫情时代的发展颇为关注。
     
       未来:多产品形态服务细分场景,迈向自动化闭环
     
      尽管未来可期,但不容忽视的是,AMR整体上仍处于早期落地阶段。在拣选、出入库等电商仓储物流的细分场景中,我们已看到部分经过商业化验证的解决方案,但仍未形成成熟的全场景产品闭环。
     
      毫无疑问,针对新技术的应用推广,先聚焦细分场景做精细化打磨,再考虑平台化扩张,是最踏实可靠的路径。即便在成长自AGV时代的企业中,我们既看到依然专注做箱式仓储机器人的海柔创新,也看到注重打造产品矩阵的极智嘉。
     
      反观仍有大片留白待探索的电商仓储AMR市场,企业能否尽快跑通客户痛点和产品体验、核心技术能否快速移植并实现产品平台化,必将是决定下一步竞争格局的关键。我们由衷希望,相信科技价值的人们,能够带着敬畏心和专注力稳健前行,勿让新生产方式成为资本游戏的筹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