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n-im.cn

  • 当前位置:首页 > 视界 > 行业资讯 >
  • 餐饮机器人大规模量产在即 这些A股公司加紧布局

    疫情之后,餐饮机器人迎来发展拐点。第一财经了解到,国内餐饮机器人销量增长迅猛已经过万,进驻餐厅上万家,其中擎朗智能、普渡科技各自计划的年度机器人产量达到1.5万~4万台。

    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餐饮行业人力成本一直居高不下,人力成本占营业收入比例均值为21.35%,并且以3.69%的涨幅持续增长,是餐饮企业中成本增速最快的板块;同时,招人难,留人也难,第一财经调查发现,一些门店的离职率高达200%。

    疫情下“用工荒”更是放大了餐饮行业用工结构问题,在这一大背景下成本可控且兼具“无人化、非接触”标签的餐饮机器人开始引发行业关注。

    从市场竞争格局来看,在产业链前端制造生产环节,既有老牌机器人公司新松机器人(300024.SZ)、穿山甲机器人(871049.OC)、繁兴科技(834354.OC)等,也涌入了大新创公司包括擎朗智能、普渡科技、优地科技、普华灵动等。在终端应用方面,京东、阿里等电商零售巨头,以及美团、饿了么本地生活服务平台都在入局。

    从产业链结构来看,餐饮机器人上游涉及芯片、舵机、激光雷达等底层技术,中游涉及图像、语音识别等AI模块,以及设计、加工、组装、操作系统研发等,是目前学术研究和初创公司抢占的热点。下游则包含餐厅、食堂、酒店等不同的应用场景。其中核心零部件、AI模块、操作系统是餐饮机器人产业链的重要价值所在,其中不乏A股上市公司身影。

    瞄准万亿级餐饮市场需求

    国家统计局显示,2019年我国餐饮业收入达到46721亿元,比上年增长9.4%,预计2020年我国餐饮市场规模将突破5万亿元。庞大的市场规模和用工需求,催化餐饮机器人产品线日渐丰富。

    从产品形态来看,目前餐饮机器人主要有五类:送餐机器人、炒菜机器人、回盘机器人、消毒机器人、外卖机器人,其中送餐机器人应用相对比较成熟,但整体渗透率也处于低位。

    青桐资本投资副总裁刘天程告诉第一财经,送餐机器人主要集中在海底捞、西贝、望湘园等头部大型连锁餐饮公司,且多局限在一线城市。从餐饮品类覆盖看,送餐机器人在火锅餐饮公司使用较多,因为火锅菜品较多,机器人能放置较多的摆盘,大大节省服务员往返于后厨的时间,极大提升人工效率。

    目前市场上也出现炒菜机器人,但机器人炒菜品类偏单一、制作简单,考虑到中式餐饮口味、用料复杂性,对机器人性能和算法要求比较高,因此渗透率还比较低,大多集中于食堂等场景。

    国内A股切入餐饮机器人产业链的上市公司主要包括新松机器人(300024.SZ),作为国内较早开始机器人本体研究与应用的企业,新松机器人于2015年就推出了智能送餐机器人,目前其产品线已经包含回收餐盘机器人、促销导购机器人、展示机器人等多款产品。

    巨星科技(002444.SZ)则通过投资初创公司国自机器人切入到该产业链,其产品主要应用于酒店场景,目前国自机器人已于9月23日同华泰联合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并于近日在浙江证监局备案,拟科创板挂牌上市。此外新三板上,穿山甲(871049.OC)是一家老牌服务机器人制造商,其中餐饮机器人是公司的核心产品线,包括迎宾服务机器人、送餐机器人、炒菜机器人等,而另一家公司繁兴科技(834354.OC)则主打烹饪机器人,不过从财报来看,两家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且从新三板退市。

    目前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餐饮机器人都属于新兴行业,这也给了新创公司同台竞争的机会。第一财经梳理发现,从投资阶段来看,大多数新创公司处于A、B轮早期投资阶段,主要以财务融资为主。但具备一定体量的头部企业已经开始获得战略投资者的青睐,例如美团投资了普渡科技、携程投资了云迹科技、华住投资了优地科技。“主要虑到商业化落地的需求,借助战略投资机器人公司可以触达更多的客户资源。”刘天程告诉第一财经。

    “目前餐饮机器人市场马太效应还比较明显,头部品牌优势明显,擎朗、普渡的市场占有率比较大。”刘天程说道。从商业模式而言,目前餐饮机器人主要采取了购买和租赁两种模式,租赁模式的推出大大推动了餐饮机器人应用落地,对于餐饮行业而言,一方面可以有效控制成本,另一方面免费试用周期降低了使用门槛。

    真正的战场在海外

    在一位投资人士看来,互联网巨头会影响国内的竞争格局,但餐饮机器人更大的发展空间在海外市场。

    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昱表达了同样的看法,“海外销售额可能会达到70%,国内占30%,餐饮机器人真正的战场在海外。”陈昱告诉记者。一方面海外市场利润更为丰厚,同样的机器人卖到海外价格至少可以提升两倍,无论是租赁还是售卖模式利润可观,其次中国的供应链和成本优势明显,同时疫情教育了海外市场,目前日本、韩国都在加速布局餐饮机器人。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新松在上海设立了国际总部负责海外业务,2018年年底就有200多台服务机器人销售至欧洲。擎朗智能、普渡科技的餐饮机器人也已经销售至俄罗斯、意大利、奥地利、韩国、泰国、新加坡等国家。

    反观当下餐饮机器人仍有诸多环节有待优化。一方面在复杂的环境下,餐饮机器人的定位导航功能有待提升,另一方面人机交互还需更智能。从应用环节来看,目前餐饮机器人主要应用于迎宾、点单、送菜、回收餐具等环节,但制菜和炒菜环节仍由人力完成。对此陈昱认为目前机器人的产品形态主要是有腿和眼睛,外来还会添加上手,届时餐饮机器人就可以参与更为复杂的工作环节,实现工作流程全自动化。

    “实现上菜环节自动化需要廉价好用的机械臂,但目前机械臂的控制算法还存在一定问题,其次成本太高,一个机械臂就要上万元成本,无法实现大规模应用。”陈昱解释道。他认为无人餐厅是一种噱头,未来餐饮行业将是人机协同模式,很多情感交互环节机器人是无法替代的。

    刘天程则认为从技术视角而言,目前餐饮机器人底盘技术壁垒已基本突破,更重要的挑战在算法层面,包括路径规划、识别、避障等算法的融合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将极大影响机器人运行送餐的效率。不过长远而言,用工短缺、青年劳动力不足已经成为全球各国隐忧,未来餐饮机器人会成为劳动力重要补充,届时产业核心环节迎来重点发展机遇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