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智能装备行业品牌服务平台
  • 当前位置:首页 > 智库 > 专家智库 >
  • 关注 | 一千人眼中有一千个工业互联网,到底有没有人真的懂什么是“工业互联网”?

    时间:2019-05-13 来源:甲子光年 关键词:#工业互联网

    导语:如今,经历了近30年的互联网水大鱼大后,工业再次成为各国国民经济的重要角色——不仅“卖机床的”不再羞于启齿,工业甚至成为了整个创新市场的“网红赛道”,而这背后都源于一个词——“工业互联网”。
     

            截止去年底,我国已有 269 个工业互联网平台——超过世界所有其他国家的总和。

            百度指数显示,“工业互联网”的热度在2018年翻了 3 倍多。
     

            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工业互联网

            但当你细数这些工业互联网平台,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当大家谈论工业互联网时,大家谈论的不是同一件事。

            首先是定义问题。

            工业领域从业者和投资人对什么是“工业互联网”,众说纷纭。

            就是科技公司跑到传统企业加特技。

            ——一位工业领域创业者从效果出发做了个幽默的比喻

            我覆盖的领域,这个词出现的频率很低。我大概能想象到可能指的是跟MES(制造企业生产过程执行管理系统)相关的工业管理体系,以及围绕着工业场景的CRM、ERP,但这些传统的工业软件本身还是私有化部署的产品,不是互联网。

            ——一位投了工业相关公司的投资人说

            我们认为的工业互联网,是狭义的工业互联网,即工业物联网,从工业设备上提取运行数据并进行多维度的数据分析,根据分析结果开发工业应用,对设备可靠性、系统运营效率、工艺质量进行优化,进而提高产能、质量和降低成本。

            ——这是寄云科技CEO时培昕的看法

            我们公司其实不谈工业互联网这个概念,中国有一种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喜欢追概念。

            ——一位美国归来的创业者表示

            工业互联网的本质是以机器、原材料、控制系统、信息系统、产品以及人之间的网络互联为基础,通过对工业数据的全面深度感知、实时传输交换、快速计算处理和高级建模分析,实现智能控制、运营优化和生产组织方式变革。

            ——这是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给的定义

            甚至我怀疑,到底有没有人真的懂什么是工业互联网?

            ——一位服务工业客户的技术创业者甚至抛出了这样的观点

            工业互联网,就像哈姆雷特:1000个选手,有1000种解读。

            其次是路径问题。

            当一家公司决心进入工业互联网领域时,第一步怎么走,第一个“场景”究竟是怎么选出来的?

            进一步,是姓“工”还是姓“互”的问题,也就是谁来主导的问题。

            马云显然是互联网颠覆派的代表人物:

            如果传统制造企业不积极思考企业转型,那么‘大象’会被‘蚂蚁’逼得无路可走,有了工业互联网,‘蚂蚁’爬到了‘大象’背上。

            鸿海精密(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则相信工业内生力量才能更好引领工业互联网的发展:

            阿里、腾讯进入工业互联网领域就像从外部敲打鸡蛋,鸡蛋很有可能会破掉;而富士康做工业互联网则会从‘鸡蛋’内孵出小鸡。

            于是,整个工业互联网棋盘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所描述的——叫得响、热得慢、看不清、摸不着。

            名字中带有“互联网”三个字,让“工业互联网”这个名词给人一种集体狂欢的错觉。

            事实上,工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名字很像,实则市场类型全然不同。

            消费互联网的市场是这个样子:
     

            ▲ 平原市场,消费互联网公司集中于几大主战场
     

            某种意义上讲,所有消费互联网公司都是竞争对手,所有公司的商业模式也都是同一类模式:流量换钱。

            不同于消费互联网的“规模经济”,工业互联网是“价值经济”——一切以为工业企业“降本、提质、增效、减存”为目标。

            而工业互联网的市场是这个样子:
     

            ▲ 棋盘市场,工业互联网四下落子
     

            纵横沟壑、高度分散、高度细分、高度隔离,于是,第一波吃螃蟹者,如今四散在产业的深海,彼此打不着照面——如同第一批海洋生物艰难地爬上陆地,从哪里上岸?怎么爬?用什么部位爬?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会有开篇各自为战,“学步姿势”各不相同的局面了。

            目前,开始登上这片大陆的新物种分为四类:

            第一类,是“哪里都掺和一脚”的BAT。

            日益表现出全领域渗透能力的互联网三巨头纷纷在去年调整组织架构,扛起产业互联网大旗。

            而产业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以改造、优化工业领域为核心的工业互联网。

            阿里构建ET工业大脑,分别在重庆、广东发布飞象、飞龙工业互联网平台;

            腾讯提出“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并将工业列为腾讯云超级大脑的五个重点方向之一;

            百度则打造了百度云“天工”智能物联网平台。

            第二类,是在互联网经济之前引领中国经济发展的“老大哥”——工业龙头企业。

            富士康、三一集团、徐工集团、海尔、航天科工等是其中代表,他们将“工业互联网”视为转型升级的火车头。

            2018年5月,68岁的郭台铭穿梭于北京、天津等地,频繁会见当地机构、官员和学者,为工业互联网摇旗呐喊:“下一个机遇就是工业互联网”。

            1个月后,囊括了鸿海三分之一业务、以“工业互联网”为重要发展方向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工业富联)登陆A股,创下36天最快过会纪录,当天就以3905亿元登顶A股科技企业市值之最。

            三一集团则在2008年孵化的物联网项目基础上建立了工业互联网平台“树根互联”。树根互联方面表示,“自2008年起,我们已累计投入了15亿。”

            第三类,是用友、东方国信、浪潮等头部ICT企业。

            还有第四类,一大批拥有相关背景的创业公司,如昆仑数据、天泽智云、寄云科技、全应科技、黑湖科技等。

            四类玩家相应上阵,虽然基因、定义、路径各不相同,但背后有一个共同的大动机:

            中国工业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

            工业升级:必要的,可行的

            2010年,中国就已超越美国成为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据国家统计局核算,2018年,我国工业增加值总量突破了 30 万亿元。

            但大不代表强。

            从需求侧看,我国工业亟需提质增效。

            中国制造业500强的利润率已从2010年 5% 的高位,跌到了近年的 2% 左右。
     


     

            根源是,过去的粗放发展之路越走越窄,向上的突破口,是在自动化、信息化和正在发生的智能化上追赶领先水平。

            而工业互联网有可能让这三种升级在部分领域叠加发生,带来巨大的增益。

            近年来,人力成本的上涨、消费个性化等新趋势又让工业升级有了新的迫切性。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8年间上涨了一倍。廉价劳动力已不再是中国工业的竞争力,工业互联网等更多新技术手段就成了被寄予厚望的突破口。
     

           ▲ 2010-2018年我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
     

            而从供给侧看,工业互联网的发展的可行性也逐渐成熟。

            通讯、传感器、云计算等基础设施的成本逐年下降;5G、大数据、AI等新技术也进入了落地阶段。

            据GE发布的《工业互联网:打破智慧与机器的边界》,在未来15年内,几个关键的工业领域,1%的效率提高将带来巨大的收益。

            据安信证券计算,工业互联网在工业领域提升1%的效率相当于给我国带来 2980 亿元的经济增值。
     

            ▲ 工业互联网提升1%效率在各行各业带来的价值
     

            正是出于对工业互联网这一方向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的看好,政策和资本都在加码工业互联网的发展:

            自2017年起,国务院、工信部等部门已发布了数份相关文件,将工业互联网抬升至国家战略的高度。
     


     

            资本也对工业互联网显示出空前的热情。

            一级市场,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有40多家工业互联网公司获得了融资,相较于2017年增长了一倍多,其中近亿元的大额融资有4起。
     

            ▲ 2018年工业互联网领域融资情况
     

            需求拉动、技术支撑、政策资本大力助推,三股风吹着“工业互联网”进入了“开局时刻”。

            那么,敲开这扇门,做“工业互联网”,究竟做什么?怎么做?

            各家工业互联网公司正进行的四类实践

            目前,各家工业互联网公司正在进行四类实践:

            工业设备的预测性维护

            网络协同制造

            柔性生产

            打通上下游或同一环节多个工业企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第一类实践:工业设备的预测性维护 

            所谓预测性维护,就是通过传感器、物联网等技术,实时监控设备状态,以判断何时该调整、维修或替换,这是保证生产线高效运转的关键。

            这是目前最能实际落地、最好测算ROI(投资回报率)的场景。

            富士康联合天泽智云共同开发的“无忧刀具”就在上了这套系统后,生产线意外停机的次数降低了60%,质量缺陷率从6‰降至3‰,节约成本约16%。

            第二类实践:网络协同制造 

            网络协同制造,其实就是工业生产信息化的升级形态。

            管理人员可通过APP实时查看生产进度,并根据人员、工序空闲情况安排合理的生产任务;生产线员工也可以清楚看到目前正在生产的订单信息;同时,通过以二维码绑定物料,相关员工还可以实时查看物料流转。

            从而,最终达到缩短制造周期、提升效率和质量等目的。

            第三类实践:柔性生产 

            柔性生产指在品质、交期、成本保持一致的条件下,生产线在大/小批量生产之间任意切换,以实现按需生产的C2B模式——通过充分满足不同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刺激销量和获取竞争优势。

            阿里巴巴淘工厂就是通过部署IoT设备改造上百家服装厂,目标正是实现供需精准匹配,高效按需生产的“柔性定制”。

            第四类实践:连通若干家企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目前,这一思路的一般做法是连通同一行业中不同企业的关键环节,实现全局性的认知和调度,为行业提升整体效率。

            其中,昆仑数据就是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连接能源行业的每个电厂,通过远程监控电厂的运行情况,让工业大数据能够“流动”起来;再通过对数据的分析、建模,优化电厂运行。

            除此之外,小编还要说一句,目前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另一种打法,则是借助工业互联网电商平台来进行转型。

            不用大幅改造产线,也不需要重新引进先进设备和人才,大大降低了运营成本,即使没有工业电商经验,也可以完成转型升级。

            工业互联网电商平台俨然已经成为了工业制造企业寻求数字化转型的重要突破口之一。

            如今,除了BAT、京东等综合平台向专业化发展外,越来越多的专业工业品商城也在不断涌现。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如果中国要从工业大国变成工业强国,精细管理一定要战胜粗放发展,速度与激情将被专业与韧性取代。

            这种变化,已开始在对一片片刀具的精确预测、对一台台空压机的精准调参、对一座座锅炉的改造优化中照进现实。

            从粗到细、从莽到巧,快不起来,但必须做。

            也许几年后我们将逐渐习惯:钱是一笔一笔赚的,公司是一岁一岁长大的,行业困难是一个疙瘩一个疙瘩解开的。

            这是工业从大到强的进化路径,这也是一国从大到强的进化路径。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同心智造网无关。同心智造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凡本网注明“来源:同心智造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同心智造网。转载以及改编、摘录请注明来源:同心智造网(http://www.cn-im.cn)。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同心智造网,机器人智能装备行业品牌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