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n-im.cn

  •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动态 >
  • 关注 | 从日本机器人产业的崛起,看中国的未来机会

    导语:2019年5月1日,日本新年号“令和”启用,这是自最初的年号“大化”后的第248个年号,也意味着过去三十年“平成时代”的谢幕。

     

           平成已去,令和初至

           日本承袭万世一系的天皇制,天皇的承袭伴随着年号的变更,即“改元”。战后的日本走过了两个年号,即“昭和”、“平成”,即将迎来“令和”。

           昭和:百姓昭明,协和万邦

           “昭和”是日本第246个年号,自1926年至1989年,约64年,是日本各年号中使用时间最长的。期间经历了经济大萧条、二战、石油危机、日本经济高速增长以及泡沫经济阶段,跌宕起伏的日本,疯狂过、残酷过、贫穷过也富足过,它见证了近代日本历史变迁。

           平成:内平外成,地平天成

           “平成”的使用时间为1989年至2019年,是“昭和”后的年号。“平成”始于日本战后经济发展的制高点,人们对它的愿景是:和平、富足。但“平成”的三十余年恰恰经历了日本泡沫经济破裂以及日后的长期低迷阶段,从激荡到乏力,我们习惯性的称之为日本“失去的二十年”。

           令和:初春令月,气淑风和

           “令和”将于2019年5月1日取代“平成”,成为日本新的年号,平成已去,令和初至。日本又将经历怎样的变迁,待“令和”见证。

           对于时代阶段的划分,可以有不同的标准。昭和年和平成年,日本先后经历了战后经济萧条、复苏、高速发展、泡沫以及泡沫破裂后的长期低迷阶段,经济发展趋势是其他行业发展的基石,因此本文从经济发展的角度对日本昭和年和平成年进行具体阶段划分。

           日本工业机器人产业

           机器人是日本支柱型产业,2018年日本工业机器人订单金额比2017年增长7%,首次突破1万亿日元大关,预计2019年同比将增长4%,达到1.05万亿日元(折合约90亿美元)。日本工业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对日本、中国、乃至全世界来说都意义非凡。

           劳动力尤其是制造业劳动力的短缺也促进了日本工业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在6、70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劳动力每年增速仅徘徊在1%左右,相比于两位数增长的GDP增速而言,劳动力短缺成为了制约生产的重要因素。制造业就业人数增长率自60年代中期波动降低,与此同时,工资水平却逐年升高,激增的产量扩张需求和高昂的人力成本之间的矛盾,促使企业纷纷引进机器人技术提高生产率。例如汽车行业,率先应用机器人进行焊接作业,为工业机器人的应用带来了示范效应。
     


     

           此外,日本自身优质的教育基础也使得引入的先进技术能够迅速被模仿、学习、内化再次进行创新,成为日本先进技术发展基石。在文化方面6、70年代日本许多关于机器人的动画、动漫的出现,将机器人塑造成为孩子的朋友,既普及机器人概念又使人们对机器人产生友好,各种因素共同促进机器人产业在日本蓬勃发展。   

           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

           自2013年以来,中国虽然已经连续多年成为全球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且持续保持快速增长,但与邻国日本相比,中国市场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特征。

           我国已成为全球工业机器人第一大市场,增速快,但应用密度较低,仍有巨大市场空间。自2013 年以来,我国已连续多年成为全球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发布的《2018 年世界机器人报告》显示(如图1),2017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销量为13.8 万台,同比增⻓达58.62%,较2015 年增⻓100%,较2012 年增⻓500%,中国市场销量已超过全球总销量的三分之一。
     


     

           我国工业机器人市场

           ·高端依赖进口,国产集中在中低端

           ·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呈现出明显的“长尾特征”

           ·易于部署、本体工艺集成优化、标准化爆款

           ·本体商和零部件商在行业中角色日渐融合

           ·未来“危”“机”并存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资本这把双刃剑是工业机器人行业面临的一个最不确定的变量

           资本虽然作为行业中大多数公司最不熟悉的角色,却已经在悄悄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随着互联网行业方向迷失,还有高得无法承受的一级市场估值,越来越多的资本开始寻找新的投资方向和标的。尤其是在国家提出“2025 中国制造”这个大的概念之后,资本似乎一下看到了前路的方向,开始越发关注这个曾经完全不在聚光灯下的行业。作为关注的结果,大批资本快速涌入,在产业链的各个位置大量投资布局,一时间洛阳纸贵,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然而如果冷静观察却会发现,在这种景象背后,隐藏得更深的却是各类行业乱象,甚至深刻改变了行业的生态。

           资本是把双刃剑,如果可以很好地利用资本,不但不会对行业造成损害,反而会大大加速行业发展。资本没有好坏属性,关键是看用在什么样的地方。无论是当前各个企业扩产所需还是提升技术能力的大量研发投入,对资本都有很强需求。甚至是在未来第二阶段,产业链上中下游,从零部件到本体到集成各个链条在经过初期发展之后,必然要通过大量的并购操作实现产业整合升级和重新定位,这其中资本都会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未来“危”“机”并存,工业机器人行业不应重蹈国内其他很多产业的低价死局

           当前中国工业机器人下游市场尚未被充分挖掘,本体商还是在一些单一品类和应用中大量低质低价重复,互相碾压,如果不另辟蹊径,挖掘更大市场,一味的依靠低价竞争,打压上游零部件商利润空间,使其无法投入更多资源用于核心零部件的研发,产品自然无法进一步提升,而在低端市场不断重复,进入一个恶性循环。目前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就好像一盘局势凶险的棋局,所有的玩家,无论目前多么⻛光,如果不能跳出当前这种低价竞争态势,未来很可能是一着走错,全盘皆输的结局。目前解局的钥匙握在本体商手里,寻找有更强支付能力的终端痛点应用,开拓不同应用场景的蓝海市场,跳出低价竞争的惯性思维,给上游零部件商留出足够利润空间,各司其职,去做好各自的事情,共同携手度过中国工业机器人的孩提时代,创建良好的竞争环境,才能为工业机器人行业开拓一条康庄大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