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向上股价向下科沃斯后劲堪忧

被誉为“扫地茅”的科沃斯,2022年4月23日发布公告称,公司2021年营业收入为130.86亿元,同比增长80.9%;归母净利润为20.1亿元,同比增长213.51%。在过去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其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双双创了历史新高。

在业绩喜人的利好刺激之下,科沃斯在4月25日开盘表现得非常强势,盘中股价一度上涨超过7%,达到107.3元/股,但在大盘放量大跌的环境下,最终还是收了长上影线,而且公司二级市场表现整体不尽如人意,市值从2021年的巅峰1400多亿,大幅缩水到当前的不足600亿,跌幅近60%。

头顶“扫地机器人第一股”“扫地茅”光环的科沃斯,2021年营收出色,盈利水平明显增长,但为何市场并不买账,公司股价不涨反跌,严重背离。

01

扫地机器人“白电”化

在过去的两年里,全球遭受了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目前经济处于低迷状态,国内新冠疫情的反复更是让消费、科技屡遭重创,但好在科沃斯的线上渠道帮助公司稳定了销售。

从公司的产品收入结构来看:

营收向上股价向下科沃斯后劲堪忧

科沃斯的主要品牌分为科沃斯和添可,前者核心产品是扫地机器人,后者产品以洗地机为主。根据2021年年报,科沃斯品牌扫地机器人、添可品牌智能生活电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7.1亿元、51.37亿元,合计达118.4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8.42%、307.97%;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1.28%、39.25%,合计占比达到90.53%。显然,两大自主品牌正快速发展。

相比之下,科沃斯清洁类代工产品的收入则有些“拉跨”,全年仅8.75亿元,同比下降了41.33%。

扫地机器人一直都是优质赛道,技术上有一定门槛、需要芯片、传感器和算法,进入壁垒相对较高,不是随便的家电公司就能进入。它未来的核心成长点就在于“渗透率”,即是否能占领消费者心智、成为家中必不可少的“白电”品类。

截至2020年底,国内每百户家庭的冰箱拥有量是101.8台,而2020年扫地机器人该值为4.5台,2021年上升至6.9台,每百户增速是50%,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对标美国的每百户16台,有2-3倍的成长空间。如果有机会成长为“新白电”,那么对标冰箱的体量也未尝不可。

细品科沃斯的业绩增长可以发现,这与大手笔的销售费用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根据年报,2021年科沃斯销售费用高达32.37亿元,同比增加16.76亿元,增长率为107.39%,占营业收入比例为24.73%,比2020年占比21.56%还上涨了3.16个百分点。

对此,科沃斯称,是为了宣传添可品牌所致。具体来看,科沃斯的销售费用主要集中在市场营销推广及广告费,金额为18.69亿元,同比增加10.33亿元,增长率达123.45%,占销售费用比例近58%,是销售费用中最高的。虽然相比老对手石头科技(688169.SH)2021年16.09%的销售费用,科沃斯确实很高,但是从结果来看,近四分之一的销售费用带来80.9%的总体营收增长、新品牌添可的3倍营收增长,以及线下八成、线上四成的市占率,这笔账还是比较划算的。

但科沃斯最为人诟病的地方就是研发,2021年其研发占比仅4.2%,明显低于石头科技的7.6%。这也与两家的背景有相当大的关系,科沃斯是以硬件代工起家,一步步打出了自己的品牌,优势在于有自己的工厂,在成本控制上有很强的把控能力,算是市场派;而石头科技是软件起家,创始人是程序员出身,创始团队也出自微软,优势无疑就是在研发能力上,专注设计产品,算是技术派。

科沃斯营收突破百亿虽然是一大利好,但市场需要的是未来预期以及公司天花板的高度,公司若要延续高增长的势头,无疑要在产品技术迭代更新上下功夫,还需要保证产品质量,这都离不开研发投入,毕竟扫地机器人不同于传统白电,壁垒正在于科技技术。

02

IDG减持引发公司股价断崖式下跌

按理来说,虽然前期整体消费板块低迷,但市场对科沃斯的业绩应该有一定预期,但为何股价与业绩出现了如此的背离情形?

从科沃斯股价的下跌区间来看,从2021年7月开始,刚好与股东连续减持、甚至清仓相重合,大股东减持或许是公司股价下跌的原因之一。

2021年1月19日,科沃斯公告,第四大股东泰怡凯电器拟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减持股份数量合计不超过16,930,960股。泰怡凯的一轮减持在6月10日完成,并公告结果,减持股份数12,977,900股,套现金额约17亿元,减持后持股数量10,279,616股,占比1.8%。在其首轮减持期间,公司股价并为受到影响,反而一路走高,从110元附近上涨至200元,股价近乎翻倍。

而一个多月后的7月14日,公司再次公告泰怡凯减持计划,而且是清仓式减持。到2022年1月13日,公司公告泰怡凯减持完毕,减持套现金额16.25亿元,并且不再持有科沃斯股份。

经过两轮减持,泰怡凯套现金额合计33.25亿元,可谓赚的盆满钵满,33亿不仅超过了科沃斯2021年全年净利润,而且是科沃斯2021年拟分红金额6.31亿元的5倍之多。

穿透来看,泰怡凯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正是IDG资本,或许是IDG恐怖的市场影响力,带动了市场的空头情绪,从第二次清仓减持开始,科沃斯的股价开启暴跌之路,股价一路下挫45%左右。

事实上,除了大股东减持之外,科沃斯的实际控制人也在2021年年底迅速完成减持。12月23日,Ever Group拟减持不超过260万股。5天后,即28日,Ever Group完成减持,一个月就套现3.57亿元。而Ever Group正是科沃斯实际控制人之一的DavidCheng Qian控制的公司,而DavidCheng Qian是科沃斯创始人钱东奇的儿子。

IDG资本清仓获利减持加上实控人直系亲属套现,合计套现近37亿,如此对公司有影响力的两个股东减持,引得科沃斯的其他投资者恐慌抛售也是情理之中。回头来看,公司实控人儿子和IDG资本减持后,市场就进入了低迷状态,不知是对大环境的悲观还是对科沃斯未来的看衰。

end

       原文标题 : 营收向上,股价向下,科沃斯后劲堪忧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心智造网(www.cn-im.cn)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0)
上一篇 2022年5月26日 上午8:59
下一篇 2022年5月27日 上午8:59

相关推荐

扫码关注
扫码关注
加入社群
加入社群
QQ咨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